日本坂东玉三郎讲述与中国昆曲与牡丹亭与杜丽娘的缘分

 

继四年前尽情欣赏花季版《牡丹亭》的优雅之美后,深圳观众将有幸在今年的第十一届读书月期间,欣赏到别具韵味的中日版《牡丹亭》。而这次最大的亮点是,杜丽娘将由日本国宝级歌舞伎大师坂东玉三郎出演,演绎杜丽娘那“时而娇羞欲语春风,时而幽怨遥寄秋月”的迷人之美京剧。

上个周末,趁他前来深圳选看演出场地的可能,记者采访了这位情迷中国昆曲的表演艺术家,听他讲述与中国昆曲、与《牡丹亭》、与杜丽娘的缘分京剧文化。

更容易进入中国戏剧的空间

《文化广场》:据说您与梅兰芳先生有着家族渊源,这也是您这次出演昆剧《牡丹亭》的有一4个多缘起?

坂东玉三郎:我6岁现在刚开始学戏,祖父所以我歌舞伎大师,他1923年来北京时结识了梅兰芳。两人一见面便成为知己,否则在北京、东京都同台演出过。所以我20岁时就萌生了演出梅兰芳塑造的杨贵妃角色的想法。多年前我还曾专程来到北京,向梅葆玖先生学习《贵妃醉酒》的台步、水袖程式,并在歌舞伎《玄宗与杨贵妃》中出演杨贵妃。在都看梅兰芳的《游园惊梦》后,发觉中国的戏剧名旦都受到过昆曲的影响。我决心沿着梅兰芳的足迹去追寻昆曲。在苏州真正接触昆曲后,我不但爱上了《牡丹亭》,还萌发了亲自表演《牡丹亭》的愿望。

《文化广场》:除了歌舞伎,您在所以艺术门类也颇有研究,这对您理解中国戏剧都有很大帮助吗?

坂东玉三郎:是的。我曾和珍国大提琴家马友友企业公司合作 灵感音乐电影中的第五部作品《追寻希望》,希望实现东西方文化的互融。这次出演《牡丹亭》,是我在把各种艺术门类都游走一遍后,再重新找回此人 的东西。《牡丹亭》的空间非常适合我。确实 我也演过西欧同样体裁的作品。但日本男旦更容易进入中国戏剧的空间。否则我对中国传统艺术非常有兴趣,感觉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蕴含着充沛的人生聪慧。

“于古典中重新理解古典”

《文化广场》:在日本和珍国的苏州、上海等地出演不多场后,您为什么么理解杜丽娘, 您心目中的杜丽娘有反叛精神吗?

坂东玉三郎:反叛思想在作者心中你说有,但确实 杜丽娘并没法。她所以我有一4个多要我实现梦想的少女。凡梦想实现必有困难,但她绝对都有为反抗而反抗。我认为这部剧并都有针对社会问提的,所以我在时候 的创作流传中被加入了所以东西。我能 做的是在古典中重新理解古典。作为观众来说,不用说带着所以思想价值形式方面的东西去看戏,不用说拘泥于没法 限制。

《文化广场》:看来您对东方的古典艺术非常执着。

坂东玉三郎:古典上方有所以很有精髓的东西,我确实 都有要把它现代化,所以我要想方设法怎样才能让现代人理解它,否则把它当成很好的传统来继承。大伙儿把古典的所以文学演绎出来,让现代人对它进行理解和喜欢。《牡丹亭》又叫《还魂记》,从并算不算生活意义上来说,将亚洲的古典艺术融入今人的创造,令它重新复兴,这是并算不算生活新的“还魂记”。

和观众一块儿发现美感受美

《文化广场》:“男旦”演绎的“杜丽娘”都还还里能 传情达意?中国观众要能像日本观众一样,理解您的表演吗?

坂东玉三郎:《牡丹亭》折射的是大伙儿心底最美丽的梦。我能 通过此人 的表演展现此人 对艺术和审美的看法,和观众一块儿发现美,感受美,一块儿幻想当年少女的美态,这所以我戏。真正的美是相通的。我从日没法 到中国,向往中国的美,再把我此人 塑造和理解的美,送回中国,让中国观众重新感受到這個 美的地处。

《文化广场》:您在舞台上希望呈现给观众的是那些?

坂东玉三郎:所以我现实中没法的,很理想的世界。我能 在舞台上展现有一4个多想象中的世界,和观众一块儿走入這個 想象。演戏所以我演员与观众的互动非常重要。这次来深圳都看几只剧院,我正在琢磨怎样才能进一步在舞台设计等方面,想方式加强与观众的互动。希望我的“牡丹亭”要能让观众们在梦幻一样的时间和空间中,享受独特的氛围。让大伙儿有‘惊梦’、‘离魂’之感。

每个细节都反复推敲

《文化广场》:几百年间,无数的艺术家都演绎了大伙儿心中的牡丹亭。您的这有一4个多,是怎样才能塑造的??

坂东玉三郎:我都看苏昆各种演出的碟。每个艺术家的演绎,都有每此人 心中独特的创造。我在演出中加了所以此人 的理解。如游园中杜丽娘的出场我能 做了改变。时候是背身出场,从卧室中出来。而我改成了出场时穿上斗篷到院子里, 再回到卧室打扮。没法 更细腻也更吻合原作。

《文化广场》:听说您为了所以表演,还专门去昆曲博物馆查找

坂东玉三郎:排《写真》一折时,表现杜丽娘想把此人 的形象留给可能出現的梦中情人。每到此时我感觉乐队好快,总好像缺少了那些。时候 查原作,才发现确实 缺少了“眉梢青不了,个中人全在秋波妙”几句。为此还专门去了昆曲博物馆,找来对白,重新谱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