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大连京剧院院长杨赤:普及传统文化知识任重道远

关注传统文化在高校的普及,这是全国政协委员、大连京剧院院长、京剧袁派优秀传人杨赤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上的提案之一。传统文化是堂“必修课”,是应当如数理化一样向全国青年普及的知识,普及传统文化知识任重道远。

作为国粹艺术的传人,几十年来,杨赤始终将普及传统文化当做己任。杨赤说,这些年来,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普及和传统文化进校园活动已经有了很好的效果,“年轻观众越来越多,我在上海大剧院的演出,台下80%都是年轻人,令人震惊”。

“高校当中,也有很多开设了传统文化课程,比如传统艺术鉴赏课。但是这些课程大多属于选修课或通识课,并非必修课,学生仅凭个人爱好来进行选择,而且并不完全和学分挂钩,无法引起学生的普遍重视。虽然很多高校还成立了多种传统艺术社团,但这些社团活动相对小众,存在学生参与度不高、覆盖面不广的情况。”

“这里所说的传统文化,不单单指京剧,还包括书法、国画、易经、太极等。这些由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应当让年轻人充分地浸润其中。”杨赤说,“大学生在校期间正是他们文化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在高校里加强传统文化教育,是培养年轻一代文化自信的有力办法。”

“对于传统文化的学习和体验,不仅仅是教学生们勾个脸,舞个水袖,唱几句戏这样流于表面。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其中涵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青年学生们获益一生的丰厚宝藏,应当面向每一个学生普及教育。因此我建议传统文化课程在高校成为必修课。”

在师资方面,杨赤提出,国家教育、文化等多部门应协同研究,出台相关政策,指导高校与专业艺术团体合作,制定传统艺术必修课的常态化系统化教学规范,培养传统艺术专业讲师或客座教授,采用课堂教学与现场观摩等艺术实践并重的方式,充分利用各地文化、艺术、教育资源的合力,多措并举,多方联动,为高校在中国传统文化教学领域开拓思路。

“任何一门艺术都有它的受众面。摇滚的受众就是年轻人,京剧这种艺术偏向中老年。有一定的积淀、一定的解读能力,有沉淀,心静下来,京剧的味道、京剧的意思才能品出来。”杨赤说。

“时代不一样了,人们可选择欣赏的艺术门类越来越丰富,而且网络的发达,让观众关注点越来越分散。”杨赤说,“京剧作为一门古老的艺术,在当今社会中,各方面对她的冲击是很大的,她的受众群被渐渐分散,这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也是不可逆的。但是京剧艺术的价值,京剧艺术的魅力,却是难以掩盖的。”

怎么样让京剧的观众能够留下,能够把这份欣赏力传承下去?杨赤说:“京剧今天的受众面是小众的,只占人群中的一部分。只要把这部分留住,让他们在京剧艺术的海洋里非常高兴,非常享受,我们的工作就做对了。到了一定年龄段的观众,当他(她)把各种艺术形式都体味到了,一进剧场发现京剧也不错,这时候就需要我们这些京剧演员拿出看家本领了。有好戏,有好演员,观众就会留下。”

目前在抖音等平台上,大连京剧院的青年演员凌珂、任思媛等非常活跃,来自全国的观众在关注他们。凌珂、任思媛经常在直播间说戏,凌珂还发起过“跟着凌珂学京剧”的话题。

“这对京剧艺术的普及是好事。”杨赤称:“京剧艺术是舞台艺术,京剧的价值在舞台上,欣赏戏剧需要在剧场。尽管短视频平台取代不了京剧艺术真正的发展、提升,但它对宣传一位演员,介绍一段唱腔,介绍京剧知识,是很好的媒介。正因为如此,大连京剧院去年也开设了官方抖音号。”

杨赤对院里的演员既约法三章又持开明态度:“只要不耽误舞台演出,舞台演出质量没有下降,就可以直播,但是内容只能是京剧,不能。”

“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从1987年开始举办,四年一届,连续举办了七届。”杨赤说:“历届青京赛期间涌现出大批青年人才,许多获奖选手已成为活跃在京剧舞台的领军人物。可以说这项大赛不但为京剧界输送了人才,而且极大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艺术需求。”因此,杨赤提出了“关于恢复举办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的提案。

“全国的青年演员需要一个平台,让观众早些认识他们,让他们有一种动力去提升。以往大赛之前,青年演员们汗流浃背排练练功的场景在全国剧团比比皆是。但是大赛停办近10年来,一些青年演员失去了动力。”杨赤语重心长,“国粹京剧太需要年轻人了!”

他称:“在现在的条件下,如果青京赛恢复举办,跟新媒体、网络联合起来,大赛搞好是非常有希望的。希望青年京剧演员更多地获得比赛锻炼的机会,在每四年一届青京赛的推动下,青年演员有更好的状态去把国粹艺术发扬光大。”

杨赤说:“我提议有关部门能够研究恢复这一赛事,总结以往历届大赛的经验与不足,在赛制、内容和方法上不断进行新的探索,使之在评委、选手的遴选,奖项以及赛风等方面更加公正、公平、透明,从而更好的发挥平台作用,发现和推出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和优秀艺术人才,为京剧艺术的振兴发挥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