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选登】蒲剧《乌龙院·闹院》(改编自京剧)

蒲剧《乌龙院》,叙述宋江发现小妾阎惜娇与张文远有私情,阎惜娇为与张文远做长远夫妻,决定找机会除掉宋江,偶然发现宋江与梁山泊晁盖有书信,以此为把柄逼写休书,又想用这封书信治死宋江,宋江杀死阎惜娇逃走,阎惜娇鬼魂勾走张文远去做阴间夫妻。

张文远:(上)【念】娇滴滴,脆滴滴,心中思想阎婆惜。今日去到乌龙院,牛郎织女会佳期,会佳期。学生张文远。自从借茶以后,每每寻得理由,跟随师父宋公明进得乌龙院中,与阎惜姣一见钟情,眉来眼去,我二人来往甚密,已有数月。这几日济州有公文到此,忙了数日,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到乌龙院中走走。(唱)【流水】行行走来走行行,过了小桥和秋风。正行走来抬头看,正是这家小铜铃。大姐开门来!

阎惜娇:(拿绣鞋上唱)【紧二性】阎惜娇在小房穿针引线,忽然有人扣双环。我这里开门闩急忙来看,(开门)原来情人在门前。三郎,你来了。

阎惜娇:你对了!什么衙中事忙,分明是有了新欢不要旧爱了,你们男人家,见了一个就爱一个,有几个真心实意的!

张文远:哎呀着着着,想这世间男儿家,有几个真心实意的,我张三郎也与他们一般啦,罢了罢了,如此不敢叨扰,我就是即刻走去。

宋江:(内)列位,少陪了。(上,唱)【二性】郓城县打鼓退了堂,衙前来了我宋江。纷纷公务多繁重,且到院中散心肠。卑人,宋公明。在这郓城县衙当了一名押司。只因济州有公文到此,命所属各县严防梁山。是我奉了太爷之命,叠成公案行文下乡,忙了数日,今日才得闲暇,不免去到乌龙院中散闷一回便了。(唱)【二性】那晁盖打劫了生辰纲,抓捕公文来到郓城大堂。我也曾送信将他们来放,放他们到梁山把身藏。众好汉曾把那官兵抗,好教我终日里挂念在心肠。移步儿来至在长街上,【绕板】

众(内)啊。列位,你们来看,前面走的张文远,后面跟的宋公明,师徒二人同走一条道路,真真的令人发笑啊!哈哈哈!

宋江:不用,不用。请了。哎呀且住!听他们言道:前面走的张文远,后面跟的宋公明,师徒二人同走一条道路……莫非是张文远这小奴才也到乌龙院中走走!嗳,是非终朝有,不听自然无。(唱)【二性】有道是是非终朝有,街谈巷议休放在心间。移步儿来到了乌龙院,呀!【抹板】青天白日把门关!青天白日为何将门紧闭?待我叫门。大姐开门来。开门来。呔,开门来!

(阎惜姣开门,宋江进门两面看望,阎惜娇拦着,宋江暗察阎惜姣神态。阎惜姣故作镇静,宋江悠闲哼念书腔调。)

宋江:不是啊。往日进得院来,到处收拾得干干净,今日进得院来,画也未曾挂,地也来曾扫。幸喜是我一人前来,若是同着朋友前来,成什么样儿啊!

阎惜姣,哦,您说往日进得院来,地也扫啦,画也挂啦。今日进得院来,地上未曾扫,画也未曾挂。您要知道,我的心眼里可就没有打算尊驾您来呀!(冷淡坐下)

阎惜姣:哟!这是宋大爷,这乌龙院乃是您的银钱所置,有的是椅子,有的是凳子,你自己不会搬一把坐坐,难道说还要我抱着你、搂着你坐么!得得得,罢罢罢,(翘腿)来来来,到你妈这答坐着!

宋江:哈哈哈哈哈哈,是啊。有的是凳儿,有的是椅儿,自已不会搬一把坐坐,难道还要搂着抱着不成!哈哈,倒是我的不是了。

阎惜姣:哟,我的耳朵也不聋,您说话我听得见,何必这么临近,这房子里头一不隔山二不架岭,你挤过来说话,真乃的厌弃。

阎惜姣: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不知道吗,今天十四,明天十五就是我妈寿诞之日。我做这双花鞋,是预备给她老人家上寿穿的。

宋江:哎!方才你道卑人手脏,如今净手已毕,你将鞋儿掷在地下,难道就不肮脏吗?你有意这样轻慢我宋大爷吗?哼哼,这还了得!

阎惜姣:哟,一根筷吃莲菜——挑了眼啦!(拾鞋)罢了,我说宋大爷,有道是,洗手净指甲,做鞋泥里蹋。这个东西终久是要坏的。干吗这么生气呀!你这么看,那么看。你看,你看!

阎惜姣:哼!既知道颜色不对,你就不该来呀。(夺鞋子,感觉言语过分,稍和缓。)哼!颜色又不对啦!

阎惜姣:想我们这样人家,吃的是鸡鸭鱼肉,也就是好的啦。难道说,还要吃什么龙心凤肝不成吗!不是的。

阎惜姣:想我们这样人家,穿的是绫罗绸缎,也就是好的啦。难道说,还穿什么金丝银线孔雀羽不成吗!不是的。

阎惜姣:想那街坊是好街坊,邻居是好邻居。慢说没有得罪我,就是他们打算要得罪我,还要看宋大爷三分金面哪。

宋江:哦是了,(伸三指,阎惜姣惊,以为宋江猜着)莫不是思想我宋公明?(阎惜姣见宋江仍未猜着,镇定。假意敷衍)

宋江:唉,(唱)【间板】人道你私通那张文远。(阎惜姣闻言颓然坐下)张文远,张文远,是不是啊?你的心事,我会猜不着!哼,私通了张文远,还要拿这个样儿来待我!你你怎教人不寒心哪!

阎惜姣:(唱)【流水】倒被他猜破腹内情。哎呀!他怎么会晓得啦?这怎么好?有啦,待我说几句好话,打发他走了再说。哎哟,我说这是宋大爷呀!

阎惜姣:啊,宋先生也不好,那么还是宋大爷。我说宋大爷,我不会吃酒,清早起来,吃了几杯早酒,酒言酒语就把您给得罪啦。我跟您闹着玩的,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呀!宋大爷,您高高手儿,咱们就过去啦。宋大爷,消消气吧。宋大爷,宋大爷!哎哟哟哟,【哭腔词】我的宋大爷呀!

宋江:【二性】曾不记你一家原郡难立站,你的父拖家带口来到郓城。你的父客店中把命丧,你的母无银钱去葬夫君。莫奈何把你大街卖,从清早卖到日落西、无人花白银。那时节王婆可怜你,他寻我宋公明来到衙门。她求我纳了你来帮衬,我为你花费许多钱。买棺木葬你父赡养你母,我为你买下宅院你母女安身。为报恩你与我为妾做小,我把你全当成正方夫人。头上戴花身穿贵,金簪插头螺黛画眉。山珍海味你口中咽,绫罗绸缎穿在你的身。到如今你私通外人落人闲话,叫宋江我怎样面对旁人。你本是女儿家全不思忖,【留板】看起来肚饱身暖便思淫奔!

阎惜娇:【导板】阎惜娇打坐在乌龙院,【二性】叫一声宋大爷我有话答。四邻八舍说闲话,俱都是捕风捉影无有实情。你偏听偏信把我骂,(着急看小房门,宋江也看,阎惜娇发觉,转眼)是真是假你不查。如今细想何人淫秽,【抹板】(念)便是你妈起了淫心(唱)生下你绿头男儿,大王八!

阎惜姣:我告诉你,太太见过好吃好穿,没有见过好打。你要打,我们就打,打,打!(阎惜姣向宋江撒泼,宋江避开,误踩阎惜姣脚。)

阎惜姣:哟!你也是吃了酒啦!宋江,你知道太太不是三岁两岁的小孩。你既是好汉,不能说了不算,你就跪下盟誓吧!

宋江:哈哈!这贱人做出此事,我倒再三忍耐;她竟敢这般大胆。难道看我宋江是好欺的不成!好,你们要打点了,要仔细了。哎呀且住,怪不得方才街坊言讲:前面走的张文远,后面跟随宋公明。如今看来,此事是真!想这乌龙院乃是我宋江所置,我不来谁人敢来!我不走谁人敢走!乌龙院无有风吹草动便罢,若有风吹草动,我就是这一刀。结果你们的性命。正是:任你行来任你为,看你花开几十回!有朝犯在宋江手,钢刀之下把命来追。哼,不来了。(转身欲下,回)哎咦!难消胸中不平气,处处忍让受人欺。今天定要回去,闹他个落花流水(思)唉!若要责人先责己,到底自己是还非!想当初,她父一死,王婆求我帮助她母女。本是一桩慷慨仗义之事,我为什么要受她们的报答?如今花了银线,惹下是非,不怪旁人,须怪自己。真个闹下去,岂不成了仗势欺人,不仁不义!唉,算了罢。一时糊涂少打算,失足上了无底船。受了许多肮脏气,咦!花了许多昧心钱。她不是我的妻,何必太认真!大丈夫。提得起,放得下,说不来就不来。我不来——(走几步,回身看)哈哈!我再也不来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