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旧如旧传承精华 京剧《霸王别姬》剧本整理之思考

一段时间以来,接受了京剧经典传统大戏《霸王别姬》的剧本整理任务,心中颇觉忐忑。如何传承这份由几代艺人创造、积淀的宝贵遗产?如何使之靠拢和适应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又如何充分展现当下京剧队伍的艺术水准?一剧之本首当其冲,必须明确意图,准确定位,为整体完成此项工程打好基础。

京剧《霸王别姬》最初由清逸居士根据昆曲《千金记》和《史记项羽本纪》编写成京剧《楚汉争》(共四本),于1918年由杨小楼、尚小云在北京首演。数年后,齐如山、吴震修二位文人参照《楚汉争》的故事,重新撰写了《霸王别姬》剧本,由杨小楼和梅兰芳合作,于1922年2月在北京公演。之后,把初始的两本精简为一本,剧情更加集中,技艺更显精彩,遂成为梅派青衣的代表作而享有盛名。

《霸王别姬》几十年来很少演全本,虽仍以《霸王别姬》冠名,却逐渐演变为主要单演“别姬”一折的骨子老戏。我们在动笔之前,怀着对传统经典的敬畏之心,找来原剧本和各种演出资料做了仔细研究,决定从完善结构、捋顺故事、语言加工等几方面着手,进行审慎的修改和调整。

例如:按照传统京剧惯用的样式,主演出场前,总要安排相对次要的角色来垫个场,所以原剧本第一场是简略的韩信发兵,第二场是霸王坐殿,虞姬到第三场才登台。这种场次结构,就戏的内容而言,主要人物出场太晚,开展矛盾比较迟缓;从舞台呈现来看,两场“大帐”戏紧挨在一起,又有明显的雷同感与重复感。对此,我们做了结构上的调整:第一场就上霸王项羽,表现他如何听信敌方派来诈降的李左车之言,不顾臣下劝谏,决意亲率大军讨伐刘邦;第二场表现后宫中虞姬劝阻项羽未果;第三场展现汉营韩信发兵。这样的调整,避免了开头拖沓的毛病,突出了最主要的角色,又不让人感觉另起炉灶。又如:刘邦是与项羽旗鼓相当的对手,但是原剧本给他的篇幅很少,仅在两军对阵时才突然出现。整理本适当增加了刘邦的戏,让他在“韩信点兵”这场中来到点将台前勉励将士,还安排了他的小唱段,并交代出张良的“四面楚歌”之计,为后面楚营军心离散做重要铺垫。

除结构性调整外,语言上的润饰加工,也不容忽视。原《霸王别姬》剧本的文学性并不弱,但是并不统一。常演的“别姬”一折,语言运用比较严谨、讲究,也很有特色;而其他有些场子的语言,则相对显得比较马虎甚至粗糙。我们对全剧台词进行反复推敲、认真梳理,使之切合角色的身份、性格,力求语言的风格和水准统一均衡。如:霸王首次出现的定场诗中有“汉占东来楚霸西”一句,显然以讹传讹,与历史事实有违,几经斟酌,改为“楚霸东来汉占西”,以保持这出传统经典戏的基本品位。又如:整理本中韩信的唱词有所丰富,既有利于塑造这一重要人物的文学形象和音乐形象,又在新词和原词间达到一体化的顺畅效果。

在整理剧本时,我们还尽可能地考虑到演员阵容的现状和当今观众的审美习惯,并考虑到将来拍电影的需要。如:虞姬的戏路大多遵循梅派;霸王项羽的演法,武生、花脸和各家演员的版本有所区别。我们综合各种版本进行比对、取舍,优先考虑目前演员对角色的理解以及表演时最佳状态的发挥,尚长荣先生对项羽的台词字斟句酌,糅合了杨小楼、金少山、刘连荣、高盛麟、袁世海、景荣庆等多位前辈名家版本才定的稿。从前,京剧老观众观赏梅兰芳的《霸王别姬》,往往看到虞姬自刎就退场,现在的观众除了欣赏角儿,还希望了解完整的剧情,因此,我们保留了项羽乌江自刎的一场戏,使故事有头有尾。

《霸王别姬》的剧本整理,是十台京剧传统大戏电影拍摄任务的重要环节之一,为此专门组织了由京剧名家组成的专家组,进行研讨、论证,审看了数易其稿的整理本,对我们尊重传统、反复斟酌、整旧如旧、保留精华的基本定位,给予充分肯定。他们指出:“《霸王别姬》的整理本,采取的是经典场子全部保留,其他部分适当微调的方法,结合原剧的实际特点,既保留了精华,不伤原貌,又有所加工润色,路子对头。整理本在整体上很顺畅,经过调整的部分,在情节提炼、场次编排和词义的准确性等方面都下了功夫,很见功力、见水平。”对于剧本中的一些具体问题,专家们畅所欲言,发表了各自的意见,使我们做进一步修改有了充分的依据。

京剧艺术博大精深,如何保留优秀的传统精华,使之得以活地传承,我们每个京剧工作者都应该有所作为。整理传统剧目,不同于新编,甚至不同于改编,往往具有“戴着镣铐跳舞”的性质。我们强调对于经典传统剧目要“整旧如旧”,并不意味着因循不变,固步自封,更不能够滑坡,无所追求。保留传统艺术的基本风貌,努力加以丰富提高,这才是我们应当做的事。

剧本固然是一剧之本,但仅仅是为最终的舞台呈现提供一个完整、合格的蓝本,真正要使此剧成为值得传承的典范,包括表导音美在内的二度创作以及电影技巧的运用,才是更为重要的。(本文有所删节)